后话

After Story

Posted by Kowalski Dark on July 10, 2018

康复

距离上一次更新日志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我的 SCL-90 各项指标全部降到了 1.0 左右,完全停药和症状消失也过去了一个月,可以说从之前的重度焦虑抑郁状态完全恢复正常,可喜可贺。翻看了之前写的 blog 和在 Twitter 上发的 tweet,发觉那段时间的自己的确走在死亡的边缘,也的确耗费了极大的精力和毅力才撑到了现在。

感谢

这期间很多很多的朋友向我伸出了援手,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你们的点滴善意我可能无法挺过来。

首先谢谢我的老板 Matt 给了我实习机会,让我能暂时远离诱发焦虑的环境。

感谢我司 CTO James Swineson 教会我许多新技术以及处理问题的许多方法。

感谢 alexanderjunyinDelton Ding 让我参与到了 midori 的开发中,虽然是微不足道的工作但也让我学习了许多。

感谢 严实博士、Mutong 、Yan Jin、 hcz 和其他 TDS 开发团队成员。

谢谢一起通宵打 Civilization 的 Herbert Zhang 和 Franpo,以及抢修机器的几个夜晚。

谢谢来吃咖喱饭的 luvletterBen

谢谢 kotomei //这货原来的 Twitter 账号被官方认为真实年龄低于 13 不符合ToS 给炸掉了

谢谢我的学长 XC-Zhangigulu 和我的同学 Vanellope WangAndyLv,还有我的班主任。

谢谢 Twitter 上关心我的推油们,谢谢 Google Plus 和 GDG 社群的朋友们。

谢谢 德沃夏克 (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 、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 、贝多芬 (Ludwig van Beethoven) 以及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 。

并非多余的话

也许是这两个月来太过敏感,发觉身边的不少朋友都出现了似曾相识的症状。 一家之言,如果觉得不适还是尽快就医。

最绝望的那段时间里,客观上无法停止对许多哲学问题的思考,或许自负一点地说想清楚了一些,虽然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世界不会好了”,但我还愿意善意地活下去。

希望我之前或接下来会写下的东西能或多或少帮助到一些人。

如果阅读这些文字的你正身处困境,不管怎样请不要放弃活下去。

更新

之前保持日更了一段时间来给自己活下去的动力,中间由于工作暂停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站会更多的写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

也请更多关注 TDSmidori 的投资与开发动向,谢谢。